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

💖💖💖【备用网址yabovp.com】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不被喜欢的姑娘喜欢,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可天没有塌下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

blog posting

肉食动物:巡演只是开始。


如果你关注脱口秀,那你一定看过《脱口秀大会》,而如果你看过它的第四季,那你一定对一个组合不陌生——肉食动物,他们是第一个冲进《脱口秀大会》总决赛的漫才组合。

他们是一对组合,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乍一看会像是从卡通片里走出来的人物,但重点是他们和卡通片的异曲同工——都很好笑。

它是一种舶来的喜剧表演形式,通常由两人演出,一个负责装傻,不停创造超出寻常逻辑的故事情节,另一个负责吐槽,不时把装傻的人拉回现实世界中,两人以极快的速度抛出一个又一个笑话,演绎着各种荒诞、误会、双关语和谐音梗。

在今年大环境不乐观的前提下,肉食动物在全国开启「动物凶猛」主题巡演,获得了喜人的成绩,并于8月17日在上海正式收官。

我们赶在南京场采访到了肉食动物的组合成员,晃晃和大木,还有二位的经纪人,以及本次演出的制作人。并于收官日在上海进行了跟拍,记录了他们一些幕后有趣的瞬间。

对于组合历程、个人成长、漫才在中国的发展,以及目前在做的事情和后续的计划,他们有一些话想说。

肉食动物第一次以组合的形式登台,晃晃清楚的记得,是2019年9月28号。

当天他们演的主题是愚公移山,演完之后俩人在大排档吃了一顿,拍了照片,各自发了一条朋友圈,肉食动物就此成立。

一起走过3年时间,二人在不断磨合中,形成了专属他们的默契,不论台上台下。

虽然已经是老演员了,但每每上台前大木还是会紧张,他很怕忘词。为此,晃晃打得一手好配合,大木忘词了,晃晃就顺着他跳过那段,继续往下演。碰上彻底的大忘词,比如把整段的顺序记错了,晃晃也会帮他拖一下,再给大木一个气口,让他能把后面的内容说完。

创作段子遇到分歧的时候,在互相没办法说服的情况下,二人会就把它上开放麦演练,看效果怎么样,好不好笑,考虑到最终呈现的作品都是要面向观众的,让观众做裁判,是最公平的。

至于演出之外,台下两人的相处习惯,二人包括他们的经纪人都觉得,他们之间是非常喜欢相互调侃的。大木台上台下的状态差不多,晃晃则是更内敛些,看上去有些社恐的那种,大木调侃他「桌上超过六个人他就不讲话了」。

这一切都源于,晃晃曾经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为这,肉食动物有一年的时间没上台演出,晃晃对大木说「你去再找个搭档吧」,但大木说他不会找,「我就等着你,你什么时候可以再继续演出了,就叫我」。

看过肉食动物的表演就会发现,他们的段子内容脑洞之大,天马行空。也有不少观众反映,看他们表演的过程就像重新沉浸于童年,童话故事被续写,最初的快乐回归。

晃晃说自己不算一个好学生,经常上课的时候接老师的话茬;小时候又看周星驰的电影比较多,觉得无厘头搞怪是很酷很好玩的事情。大木则是那个从小就喜欢在饭桌上给大家讲笑话的人。或许就是这些儿时的习惯让二人殊途同归,共同选择了漫才这种表演形式。

最初接触漫才,「是单纯的觉得好笑」,晃晃看了很多漫才的视频段子,也想自己写本子尝试。至于当时还在广告公司的大木,他觉得漫才的表现是对想象力的一种锻炼,跟自己的工作比较契合,才慢慢有意接触起来。

都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童话,漫才变成职业后,肉食动物觉得,好奇心和状态的保持很重要。「最主要还是快乐本身这件事情,享受在当下的舞台的状态。」

被我们问起会不会有灵感枯竭的时候,他们却表示还好,「你去研究它,然后你就会比以前更快的成长,收获了更多的方法和技巧之后,这些事情反而会让你的创作相对比之前更加容易一些,因为之前的时候可能就纯靠运气去想,现在有更多的方法。」

通过《脱口秀大会4》,肉食动物迅速走红,也让漫才这种表演形式被更多人看到并喜爱。

「两个大叔在台上搞笑这件事情或许有记忆点吧,我们比别人可能出发的早了一些,积累了一些经验,然后通过不停的上台,总结出来一些东西,《脱口秀大会4》的舞台印证了我们之前所总结东西是对的,这一点还挺重要的。」

他们也收到过一些观众的来信,其中有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在信中说,他们的表演让小孩子哈哈大笑了,希望以后能多看到这样的作品;也有社交平台上艾特他们的人,说自己加班工作一整天,看了专场演出觉得自己的疲惫一扫而空了。「这种反馈,让我们觉得现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有不少人开始把他们奉为「中国漫才天花板」,对此,他们打趣自己是「承重墙」。

「会有一些压力,至少类似于责任。会想要帮助更多的喜欢漫才的朋友少走一些弯路,因为我们之前创作上遇到过很多问题,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大家,让大家能够快速成长起来。」

刚上《脱口秀大会4》的时候,每到肉食动物的表演,就会有很多「尴尬」「下去吧」这样的弹幕飘过,的确,漫才这种形式在国内接受的观众不多,甚至有人说它是国内脱口秀中最不受观众待见的表演形式。

和很多漫才演员一样,肉食动物也经历这样一个尴尬期。「漫才目前还是很小众的一个东西,大家对他的了解可能仅仅是从脱口秀大会上看到我们的演出,但现在情况在慢慢的变好,你想我们能办这么多场的巡演,也会有很多的朋友给我们发私信说喜欢我们的。」

漫才的表演是与脱口秀段子有明显区别的,肉食动物这样为我们解释道:「单口演员他们需要负面情绪,是因为他们需要在生活中对事情有不满有抱怨,这才能促进他写出来吐槽这件事。漫才不需要负面情绪,我就想写一个好笑的就好了,然后用想象力去填补它,漫才不是不可以输出价值观,我们只是没这么做。我们就只是希望单纯的好笑。」

一个让人高兴的事情是,各地俱乐部开始有漫才演员的出现了,包括肉食动物这次的飞行计划的培训,他们把之前做新人时遇到的问题,总结归纳方法,告诉给学员们,使他们能够快速的写出一段属于自己的漫才。

「可能时间很短,也可能没那么好笑,但是他们至少把它写出来了,从0到1其实最难的,然后再慢慢的去修改它,从1改到3分4分5分,这样越改越好」。

肉食动物告诉我们,他们在每个城市都会遇到那种特别的天赋型的选手,纯新人完全没有讲过脱口秀也没接触过戏剧,上台之后虽然显得有点稚嫩,但是能够看他身上的发光点。

「我们当时是60多个人,最后组成了差不多十几对,上了开放麦,创作出了自己的作品。还是需要给新人一些时间,让他们成长起来。」

我们采访肉食动物的前一天,他们刚结束了南京场的演出——这次是首个面向12周岁以上的人群入场的表演。这其实一直他们的一个小愿望,就是希望专为给小朋友们演一下。聊到这场有意思的地方,是大木唱《孤勇者》,下面真的有小孩子接唱。

巡演专场相对于之前在《脱口秀大会4》的比赛,准备上更加充分。「《脱口秀大会》可以说是一个高频率的互动节目,选手比赛的时候必须得在一周的时间或者三五天的时间内写出新的内容,没办法了只能硬写。专场演出就不会这样,就会更轻松一些,轻松就会让你有信心,有信心就会更正向的推进创作。」

上海收官这一天,飘着蒙蒙雨,大木小心的拿西装袋子遮着头发,晃晃走在他身后一边念叨,「没多大雨不用遮」,他们在我们前面走着,这种生活感,是跟台上状态完全不一样的。

两人一边化妆,大木一边和晃晃聊着自己前一晚的噩梦:演出要开始了,却怎么都找不到场地,一路慌乱,直到迟到。晃晃则语气轻松的调侃,「你这就是压力大的表现」。

临上台之前,大木和晃晃对着台词,突然大木就说想去看看舞台,晃晃一边吐槽大木太紧张,一边紧跟着步履匆匆奔向舞台的大木。大木穿着随意的衣服,单手扶杆,看着开场前空空的一排排坐席「这也太爽了」。

因为是上海收官场,李诞和王建国也来助阵,彩排内容是比较轻松的,但对于现场的把控,到声音细节的调整,都是非常严格的。

一场演出下来,晃晃西服里面的背心已经湿透了。但人确实很开心的「没演过瘾的感觉,可以再多演一些,会更爽」。大木则给了我们总结性发言「第一个专场结束了,就是告一段落了,再写新的本子,争取明年再来一场」。

这次巡演后,肉食动物也给自己定了小目标,「千人专场算是一个里程碑,我们想接下来挑战2000人3000人的专场,也想覆盖全年龄段,希望有一天0-99岁的观众都可以来。」

至于更大的目标,他们说到,未来有机会要做「漫才大会」。就是把这些所有的漫才演员聚到一起,大家办一个类似于脱口秀大会这样的一个节目。

相处久了就发现实际上是很有亲和力又处处充满卡通感的「老顽童」组合。举个例子,和晃晃发消息,他的文字回复里总会带一些与第一印象完全不符的可爱的感叹词和表情符号。

我看到有这样一句形容他们的话,其实还是贴切的,「他俩是用无厘头的表演为成年人圆一个童话梦。」

创作上,他们是比较完美主义的,包括这一次专场,除了稿件内容,《动物凶猛》专场的海报、周边、还有在专场中间出现的惊喜内容,都是大木和晃晃亲自参与手绘、指导、设计的。

他们也在持续创作新类型的漫才本子,就是希望不断的刷新组合在观众心里的印象。还有漫才推广,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要持续去做并且大有挑战的事情。

漫才可以说是一个舶来的新兴的喜剧形式,如果说我们完全照搬照抄在国外的一种演出结构或者演出节奏来说的话,其实给国内的观众去观演是有一定的文化的壁垒的。

肉食动物很厉害的一点在于,他们把漫才的本土化这点做得非常好,帮助了我们国内的观众更能够去理解和享受这种的形式。

肉食动物在《脱口秀大会4》走红,我们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我跟他们交流下去就发现他们其实把国内市面上你能看到的所有的漫才资料都深深的研究了一个遍,而且他们在节目上的表现也非常的亮眼。

这次巡演历时了三个月,其实我们从3月份就开始对巡演进行了一定的规划,但是后面因为一些大环境的原因,巡演时间一调再调,一直到5月10号,才开始了我们第一次测试场的演出。工作人员被困在上海,肉食动物一直在外地,我们把这种形式戏称为开放麦大流浪——专场推进的事情只能通过线上会议去沟通。

巡演走遍了很多不一样的城市,有一线城市,也有很多二线城市,我们在当地都受到了观众的喜爱,所有门票几乎都是售罄的。6月15号,我们在杭州演了一个千人场,这是我的之前都没有预想过的事情,漫才这种新的喜剧形式居然这么快就可以走到千人场这么大的场子,并且得到了满堂彩。

对于喜爱漫才,喜爱肉食动物的观众,我觉得非常感谢他们的喜欢,我们能回馈大家的就是大笑,放肆的大笑,很充足的大笑。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