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

💖💖💖【备用网址yabovp.com】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不被喜欢的姑娘喜欢,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可天没有塌下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

blog posting

老年人同样需要社交需求!在线老年教育或迎掘金期


随着老龄化日益加剧,老年教育前景广阔。然而,传统的老年线下教育供给不足,难以满足广阔的市场需求,老年在线教育随即出现。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在涉及老年人兴趣服务和学习方面的产品布局,在线老年教育或将迎来掘金期。

老年在线教育存在的痛点和难点是什么?老年在线教育市场发展的核心要素是什么?老年在线教育市场火爆,折射出的社会现状是什么?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比为18.70%。与2010年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了5.44%。

同时,老年教育正在成为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的重点工作之一。2020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养老托育服务健康发展的意见》,支持各类机构举办老年大学、参与老年教育,推动举办“老年开放大学”“网上老年大学”,搭建全国老年教育资源共享的公共服务平台。

然而,各地老年教育供给普遍不足。据全国老龄办统计,全国现有老年大学(学校)70951所(不含远程教育机构),在校注册老年学员1088.2万人(不含网络学员);有远程教育学校6215所,远程教育教学点36011个,远程教育注册学员共计340.3万人。这一注册学员数据远低于2.64亿老年群体。

另外有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规模达1.19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43.2%。其中,51%的中老年群体日均上网时长超4小时,高于全国网民日均时长3.74小时。

“我国人口老龄化规模大、程度深、速度快,60岁以上人口占比近1/5,老年教育市场广阔、前景不错。”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家勇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息时代,知识迭代速度加快,很多老人需要不断学习才能跟上时代步伐,享受更加幸福、更加便利、更加充实、更加丰富的美好生活,在线老年教育是值得开拓的市场。

农文旅产业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袁帅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面对老年人群体旺盛的学习需求,新时代的养老服务也要从生活必需型向发展型、参与型、享受型转变,大力发展老年教育,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综合来看,老年在线教育市场是具备极大的市场和经济效益潜力的。

同时,在线老年教育面临诸多挑战。张家勇称,能够熟练掌握在线学习技能的老人占比偏低,在线老年教育成本分担机制不够健全,在线老年教育产品处在发展初期认可度不高等都制约了在线老年教育产业的发展。

袁帅也表示,老年教育市场仍处于相对早期的发展阶段,在商业模式、服务形式、课程内容等方面未形成规模。“在线老年教育行业面临的主要矛盾问题体现在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局限在售课,形式简单粗放,但又面临老年人对付费学习兴趣类课程的需求刚性不足且公共性服务机构有着大量免费课程的竞争。”袁帅说。

一种是老年大学等体制内机构的线上平台,以深圳开放大学上线了深i学APP为例,这是面向全体深圳市民的终身学习平台,提供各种兴趣类录播课程、讲座直播以及老年大学线下活动预约等服务,上海市也打造了面向50岁以上中老年人的线上学习平台金色学堂,除了各种视频课程,还可以通过APP观看金色学堂电视频道和收听有声剧等广播资源;另一种是在包括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在内的超级平台上分享型的助老活动,据小红书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近几个月,小红书上浮现了许多“助老新职业”,例如“老年大学教师”“文娱活动师”等,也有许多年轻人在小红书社区分享助老、养老等相关工作和新方式;还有一种则是作为新兴势力而诞生的专门的老年在线教育机构,比如樊登读书、开课吧等都已纷纷进入老年教育赛道。

实际上,努力跨过“数字鸿沟”的老年人很容易掉入“数字陷阱”。比如,有的软件会暗中收集信息,对老年人进行精准画像后,继而精准“围猎”;再加上,有的网课内容质量难以辨别,不管是国画老师,还是声乐老师,讲着讲着课就带起货来更是常有的事,其身份无从知晓。

“课程、活动、师资体系的建设打磨,是老年教育的核心。”杭州余杭教育科学研究所原副所长陶华坤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老年人的学习已经没有功利性的目的,而完全是出于内在的学习需要。一方面,应增强“群文化”的教育性、娱乐性,积极构建旅游文化,重视老年养生教育,发挥短视频的健康愉悦功能;另一方面,应回归教育本质,让课程价值感尽可能大于用户预期。“老年教育尽管已经出现包括健康养生、兴趣娱乐、金融理财等方面的多元化课程,但许多老人为了提前掌握哄孙子技能,特意去学习科学育儿和心理学知识,已颠覆印象中的传统老年人形象。”陶华坤说。

此外,陶华坤还认为,当下,老年教育应该是“短视频+直播+社群”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模式,要让课程在专业的同时变得更加有趣。高价值的课程才能更好地留住用户,增强学员与平台的粘性和学习体验感,让学员实实在在感受课程的含金量。

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看来,终身学习可以分为正规学习、非正规学习、非正式学习,现代信息技术可以通过以上三种方式赋能老年教育。具体而言,现代信息技术可以实现随时随地学习,打破正规学习的时空限制,以及师资短缺的限制;UGC(用户内容生产)的模式,可以让每个人都成为“老师”,促进互助式非正规学习;短视频、直播、互动视频等形式可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拓宽和丰富非正式学习的路径及内容。

事实上,退休后的老人,大部分面临着社会关系整体衰减、生活圈从职场缩小到家庭的困局,缺少能够发挥社交性的场景,而网课正逐渐成为帮助他们重新建立社交关系的新载体。

当下之所以许多中老年人热衷于加入各类兴趣组织,不仅是为了从兴趣爱好角度出发来充实个人精神生活,更是为了寻求建构一种新的关系链。尽管许多针对中老年兴趣主题的内容平台层出不穷,但由于其社交属性弱,难以满足退休人群与外界的交流需求,无法深层次上解决中老年人孤独感与价值感的缺失。

根据北京市西城区统计局、西城区经济社会调查队最新发布的《2022西城区健康养老白皮书》显示,11.2%的老龄群体认为,“对外界失去好奇心”标志着老年的到来,伴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孤独感”。据调查显示,除了出门遛弯和适量运动,老年人缓解孤独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培养兴趣爱好”。

“鼓励老人持续学习,是一个文明国家的象征。”陶华坤坦言,老年人并不满足于帮子女带孩子或者在小区楼下打牌下棋,开始关注精神领域的满足,他们希望通过充实自我获得尊重和价值感。

红松公司联合创始人何嘉表示,老年人的学习不是目的,而是方式和手段,最终是为了排遣郁闷。老年网课在从最初更注重老年人的学习成就需求,到现在的产品设计注重老年人的兴趣满足与社交需求,都是为了根本上解决老年人的需求问题。为满足老年人的社交需求,红松的商业模式是从“兴趣社交”出发,通过“小站”模式,整合全国各地师资,让退休人群线上学知识的同时,结交志趣相投的朋友,从而在红松建立新的连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