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

💖💖💖【备用网址yabovp.com】葡萄牙vs加纳|在线观看【不被喜欢的姑娘喜欢,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可天没有塌下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

blog posting

“奇迹校长”张桂梅:缔造高考神线年圆数千山区女孩大学梦


曾经看到过一个视频,网红考研老师张雪峰和储殷教授,两人为竭尽全力去给孩子最好的,是不是最正确的教育观,在唇舌大战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句最扎心的话:你没有穷过,你不懂。

是的,你不懂,你们不懂。但是有个人懂,不但懂而且奋不顾身地去做了,我几乎是付出我的生命,真是用命换来的,她就是奇迹校长张桂梅和她的女子高中。

公鸡刚打鸣的时候,63岁的张桂梅就已经在巡查校园了,她是云南省丽江华坪县女子高中—全国唯一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的校长,也是老师,也做校工。

华坪女中因为在半山腰,常有野猫,野狗,还有当地的白鼻梁子出没,张桂华要在学生们起床前,把学校仔仔细细检查一遍。

我们的学生都是小姑娘,我把灯一开一关,那些东西自然就逃跑了,有时候怕有人藏在里面。

凌晨四五点的校园,仿佛笼罩在一个黑色的幕布里,一丝光线也没有。张桂梅拿着个小小手电,不用多看也知道这个门在哪里,那个开关在哪里,这都是十几年如一日来来自然形成的记忆,检查完毕后,她拿个喇叭开始喊了起来:

起床了,姑娘。沙哑的声音顿时响遍整个校园,一下子就让梦乡中的学生们瞬间清醒。

她要求早读的同学都要跑过来,学生们早上5点10分起床,开始单调枯燥的课程,上午五节课,下午是三节课,晚上还有三段,一段是2个小时,吃饭的时候要求3分钟,赶到300米开外的食堂,吃饭必须10分钟吃完,校长老师亲自监督,不许说话,否则就会挨骂,吃完饭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同学们基本在11点半到12点之间睡觉。

这种严苛到近乎变态的作息时间,让张桂梅有了很多外号,什么魔鬼、周扒皮等等,听到这种称号的她,无奈的辩解道:

我们的学生有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的同学来自于大山里,我们的高中课程没有时间去浪费,尤其是基础差的同学,别人已经在学习高中知识,可是她们还要从初中的开始学起,甚至有些要从小学开始学习。

每年寒暑假是张桂梅家访的时候,常常一个家访就要走两三个小时,全部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有的学生家庭家访要走7天。

都说贫穷限制了我们想象力,在华坪这座大山深处,贫穷是让这里的人丧失了想象力。虽然学校是全部免费的,但是还是有的学生就被家里带回去了,这可是在高三冲刺的阶段,张桂梅只得追到学生家里去,想把学生带回来。

家里父母对张桂梅埋怨道:家里的玉米都没有人收,还读什么书。看着坐在玉米堆上的学生,张桂梅一句心痛得不得了,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最后无奈地掏出400元钱给学生父母,说道:你们请人来掰玉米,孩子我带走,她现在需要的是写作业,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让她学习,考出去。

这种事情对于张桂梅来说,已经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了,她对自己的生活要求格外低,没有什么消费欲望,她的钱全部给了学生,从创办学校至今,已经捐出去40多万了。

大山里的张桂梅凭着一己之力,家访行程109786公里,走访山区家庭1345户。我们不能耽误大山孩子的前程,只要我们给他创造一个学习的机会他就能改变她的人生命运。

《风雨哈佛路》里面有句话深以为然,我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往前走,我和其他人来的世界不一样,我没有退路,我要更努力,更努力地吧自己推到另一个世界中去。这个时代,有钱有颜家教好,又肯努力、目标明确还意志坚定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你毕生的努力,有时候只是达到别人的起跑线,所以张桂梅知道,对于大山里的女孩子来说,高考是对穷人孩子最大的公平,趁着这个公平,必须咬牙坚持向前进步,再难再苦,只要走出这座大山就会有广阔的天空。

所以她要用自己的力量,把山里的孩子都往外面推,今年华坪女中已经创立12年了,一本上线名女孩子考上了大学,她们终于走出了大山,圆了这数千山区女孩的大学梦!张桂梅说:

我这辈子的价值,就是我救了一代人。不管数量是多是少,只要她们后面走得比我好,比我幸福就够了。

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我站在伟人之间藐视卑微的懦夫。为了让这群孩子实现这个誓言,张桂梅付出了整整一生的努力。

从2002年开始,每个寒暑假她都带着她的优秀教师证件,四处筹措办学经费,不管是一元还是两元,都能支撑张桂梅走下去,可是更多的时候却被当做骗子,她整整五年才凑了1万元,对于办学只是杯水车薪。

可是命运又厚待这个浪漫梦想的女校长,2007年一个女记者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报道,让张桂梅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学校终于办起来了,理想照进现实的这一刻,

是张桂梅用自己的坚持和努力,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常年的劳累让张桂梅疾病缠身,她的病例上赫然写着14种病,县长来看他,半昏迷的张桂梅关心的还是她的学校,她拉着县长的手说:我知道我的病是没法治了,如果把这么多最好的时光留给治病,那才是我最大的遗憾,我想提前预支我的丧葬费,我想看着这些钱都用在孩子们身上。

刚开始办学的时候,想的是让这些女孩子学习知识,走出大山,后来发现985和211学校对她的目标来说,远远不够,她想要的是中国最高学府,要让孩子们去清华,去北大。

现在我们缺的是清华,缺前13所,如果能上前13所大学,真的就死也瞑目了。

张桂梅创造了学生的奇迹,希望这个蜡烛成灰的燃灯人能等到梦想成真的一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